玩家故事:说说我的40岁魔兽老爹

来源:21CN游戏频道| 2015-04-14 10:20:43|

老爸是一个游戏史比较长的人了,或者应该说是中国第一批电子游戏玩家吧。

  魔兽玩家故事:陪孩子打魔兽世界的老顽童

  老爸是一个游戏史比较长的人了,或者应该说是中国第一批电子游戏玩家吧。

魔兽玩家故事:陪孩子打魔兽世界的老顽童

  从我记事起,家里的电脑里就有很多有趣的老游戏,比如《大富翁2》《仙剑奇侠传》《暗黑破坏神》《魔法师传奇》《大航海时代3》《魔法门之英雄无敌2》《帝国时代》,等等。小时候我就一直坐在他旁边看他玩,看着阿土伯可怜地破产倒闭,看着李逍遥孤独地送走赵灵儿,看着勇士在地牢之中与恐惧之王搏斗,看着考内留斯在魔法的束缚下步向衰老,看着里斯本通向地中海的航线生机勃勃,看着泰坦与黑龙进行着无尽的厮杀,看着罗马人的军势横扫欧洲大陆。

  这些二维画面在现在看来略显灰暗,似乎不是一个刚上小学的小孩能够理解的,可是这些画面和文字却一直印在了我心里,成为我内心深处对于“好游戏”评价的唯一标准,让我的脑海里总是潜移默化地回响着那个属于屏幕里的世界的声音。

  可以说,老爸玩的这些游戏,是构筑起我世界观的第一道基石。除了所谓的“学到了各种各样的知识”,更让我意识到,人活着不就是为了玩更多的游戏吗?混混日子玩玩游戏,他都四十多了,依然能够开心地打开帝国时代,用农民敲起一个又一个房子,竖起一座又一座炮楼,我在旁边坐着,和他一起指点江山,这样的温馨,才是我们辛苦生活的意义吧。

  那时的我自然想不到这么多,但心中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冥冥之中表达着这样的情绪,直到现在,我把它说出来。对于那时候来说,我就是想要看他玩,自己也想要玩。老爸自然很尴尬,自己贪玩,又要教育我,只能尽可能不让我玩,让我看他玩。

  如果没人告诉他,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的家庭才是最幸福的,最正常的——正如同我也不知道大部分人的父亲没这么贪玩一样,我觉得老爸就应该是带着自己玩电脑的角色。后来老妈每次谈到这段,就气哼哼地说“你爸就是不负责任,四十多了还天天打游戏”——2005年,《魔兽世界》公测了,当时《大众软件(微博)》的2005年9月号以专题的形式大规模地讲解了魔兽世界的玩法,把所有的新手任务和世界地图都列在上面,最中间的两页是艾泽拉斯世界的地图。后来,那本2005年9月号的大软都被我和我爸翻烂了,封皮磨得又白又烂,中间的两页纸卷起了角,被撕开的部分用胶条黏上,直到我把整个地图都背下来为止,是的,到现在我还能徒手画出大灾变之前的艾泽拉斯,把每一个地名用优雅的汉字写出来。

  2005年,我爸那时候已经43岁了,他和一群刚刚高考完的少年一起奋斗着,以一张家喻户晓的盗版光盘的名字命名了第一个角色:藏经阁,一位人类圣骑士。作为当时最苦逼的职业(虽然我和我爸都没有意识到),充满着圣光的信仰——印记,审判!狗头人倒下了。

  从西部荒野的迪菲亚盗贼帮杀到赤脊山的黑石兽人,从阿拉希高地的巨锤部族杀到东瘟疫之地的天灾亡灵。18级的圣骑士本来是要到黑海岸运送物资,却阴差阳错登上了前往塞拉摩的航班,一出城就被凶恶的鳄鱼一击毙命。杀入血色的深红教堂中,看着狗男女吟诵着红旗下的爱情诗篇,再将他们一一斩杀。从铁炉堡入口旁的小径一路上山,爬到了谁也没有见过的铁炉堡机场。每踏下一个脚印都有新鲜感的世界,每个模型都有血有肉的世界。

责任编辑:8

本文相关推荐

精彩图集

互动评论加载中…
oumin@189.cn kanmiaochen@21cn.com liyg@21cnsales.com ibm2012cd@21cn.com Athena_1a@21cn.com 1994004509@qq.com Athena_1a@163.com